父女考上同一大学统一专业 女儿:他是最好的模范

    发布时间:2017-10-18  来 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
      51岁农夫和女儿一起考大学!被同一院系录取

      32岁“年龄差”让父女俩成为校园佳话,女儿赞老爸“很酷,是最好的模范”

      一身休闲西服搭配花格衬衫,为彭相虎平添了几分年青的气味。然而,在充斥着许多00后身影的校园里,他每次进出仍会遇到不熟习的保安拦下盘问。

    入学一个多月,彭相虎和女儿在交流上大学的感受。 入学一个多月,彭相虎和女儿在交换上大学的感触。

      一个多月来,在河北环境工程学院的3059名新生中,51岁的他最受瞩目,既是农夫工,也是大学生,刷新了建校以来全日制在校生的最大年纪纪录,同时他仍是新生家长。

      19岁女儿彭宋华和他在同一大学同一院系就读。时常一起上课,32岁的“最萌年龄差”,让父女俩成为校园里的佳话。在女儿看来,“爸爸辞工求学圆梦,很酷,是最好的榜样!”

      “无法补充的遗憾”

      金秋的秦皇岛,花木葱茏,天蓝水清,多了一份安静与怡人。北戴河区金港大道8号,目前全国仅有的一所环境类本科院校——河北环境工程学院就坐落在这里。

      “30多年来,一直都在为生计奔波,过得不轻易也不如意。”在河北环境工程学院校园里,51岁的彭相虎在言谈中显得非常拘束和腼腆。他来自河北邢台沙河市西部浅山区,临近太行山,与秦皇岛相距700多公里,“假如不是上学,我可能一辈子不会来这儿”。

      彭相虎生于1966年,他的父母都是庄稼汉,上面有个姐姐和哥哥,他排行最小。1983年,他17岁,正值高二,因家庭艰苦等原因,他无奈选择了退学。

      当背起书本和铺盖离校的那一刻,他依依不舍,泪流满面。“从小学、初中到高中,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,错过了大学,是我一生无法填补的遗憾。”彭相虎说,也是那一年,他在家人的支持下参军参军,在安徽某部服役3年,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。

      退伍返乡后,彭相虎结婚,先后生育了3个孩子。从此以后,他的大学梦彻底搁浅,开端为生计奔走。他跟着父亲干了半年泥瓦活儿,但收入微薄。于是,他就在村镇钢铁厂、化工厂、玻璃厂等干活,还卖过蔬菜、粮食,贩过煤炭,工作换过几十种。

      “这么多年来,吃亏就吃亏在学历低没文化上。”彭相虎说,自己到处打零工,干的活儿杂,收入也不稳定,好的时候年收入六七万元,差的时候不到一万元。而且他的爱人也是初中没上几天,是个全职妈妈,全家的重担都在他的肩上,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。

      现代版“孟母三迁”

      正是深知没文化的痛楚,他下决心造就3个孩子。“三字经里说‘昔孟母,择邻处’。”彭相虎说,本人也是如斯,为了便利更好地教导子女,也曾屡次搬家。

      “第一次,是把俩儿子从村小学送到了四周矿区子弟学校。”彭相虎说,在一般人看来,矿区子弟学校教育质量好些,虽然离家远接送麻烦,但他以为只要孩子学习上去了就值得。

      但这还不够,县城的教育质量又比矿区子弟学校更好一些。为此,在女儿彭宋华诞生的那一年,他下定决心,用多年打工、省吃俭用下来的积蓄,在沙河市区买了一套房子。由此,他们一家全都住进了县城,“俩儿子也就转入了县城的中小学,心里也更踏实了。”

      可怜天下父母心。彭相虎说,自己有亲身的领会,和当地简直所有的家长一样,他深深相信这句话,“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,挤破头了想把孩子往名校送往重点班里塞。六七年后,他前往江苏南通打工,经过一番探听后不惜本钱,把3个子女送到了那里读书。

      “我在南方念了4年小学,而大哥、二哥在那儿上初中、高中,那可是江苏省很有名气的启东中学。”彭宋华说,后来他们又搬回了沙河市,父母表演了“你是风儿我是沙”角色,学校在哪里家就安在哪里,“为何自己房子不住而去租房呢?爸妈还是为了我们的学业。”

      彭相虎的大儿子彭跃华说,他从上小学、初中到高中的10多年里,跟着父母搬了多次家,他也换了多所学校。固然已是以前的事儿了,但回想起多年的“乔迁生活”,他唏嘘不已。现在,他已加入工作,对于这一现代版的“孟母三迁”,既让他激动,更让他感叹。

      辞工重拾书本的决心

      “我是个地道的农民工,把仨孩子拉扯大,累赘重,真是挺辛苦的。”彭相虎说,他时常把自己的亲自阅历给孩子们讲述,让他们自己去体会知识和学历对本身的重要性。

      彭相虎的大儿子彭跃华生于1990年,2008年高考成绩过了专科录取线,但没去上,尝试着外出打工,送桶装水、餐厅洗菜、发传单,因学历低受过不少挫折,在一些招聘会、人才交流会门口勾留过,但没勇气进去。他逐渐地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。

      一年多后,他在父亲的支持下又回到了校园。2011年高考他过了三本线,但因学费高放弃了,选择了石家庄学院,大专。也是统一年,他的弟弟也考入了邢台学院,也是大专。

      2014年7月,经过招教考试,彭跃华在河北保定市唐县一偏僻乡镇小学当了小学老师。他的弟弟在2014年毕业后持续深造,目前,在河北经贸大学读研。

      “俩孩子都圆了大学梦,就惋惜俺了。”彭相虎说,30多年来,他始终妄想着做一名大学生,感想一下大学课堂。在唠叨了多少遍后,去年暑假,他爱人忽然把心里的想法向他提了出来,“现在国家有了好政策,年龄放开了,你要真想圆梦,就去试一下吧。”

      一向诚实忠厚、办事踏实的他,听到爱人突如其来的想法有些茫然,非常纠结,到底考不考呢?他记得去年有一次老同学集会,许多读书读得好的同窗工作很好,让他很羡慕。经过持续多天翻来覆去的当真斟酌,去年11月,他在沙河市教育局报了名。

      “好多年不看书了,事多,心乱,学不进去。”彭相虎报完名至今年春节,他一边看书一边打工,直到今年2月,高考邻近他才不得不辞去工作。他的一些朋友对此不懂得,“上大学是为了找工作,但大学生们工作不好找,你这么大年纪了,辞工读书,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      不外他早有思维准备,也得到了沙河市一中老师们的理解和支持,给他供给了课本及学习资料。“我一定要从零开始自学,参加高考,去读自己喜欢的专业。”法律是他一向喜欢的专业。但对他来说,最难的是英语,“英语基本真实太差了,只能从ABC开始学”。

      郑报融媒记者 石闯 文/图

      发自河北秦皇岛




    上一篇:转变公共设施缺少现状 免费开放泊车场只是开端
    下一篇:北京多措并举帮扶艰苦群体就业促增收